当前位置:跳马白炼网>旅游>760.com-绿色、自信,国内中小型企业“走出去”将因资金扶持步履更稳健

760.com-绿色、自信,国内中小型企业“走出去”将因资金扶持步履更稳健

2020-01-10 12:41:54
阅读量:4147

 

760.com-绿色、自信,国内中小型企业“走出去”将因资金扶持步履更稳健

760.com,自从2013年“一带一路”倡议提出以来,这个促进中国与世界共同繁荣发展的重要创举,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伟大实践,正在稳步从梦想走向现实。五年过去,倡议已得到多个国家积极支持和响应,共同致力于将“一带一路”打造成和平之路、繁荣之路、开放之路、创新之路、文明之路。在这一过程中,如何打造绿色的“一带一路”,实现低碳发展、国内中小企业“走出去”等话题也成为了各方关注的焦点。

4月26日,第十四届中国能源战略投资论坛在北京召开。这次论坛旨在促进能源行业创新发展和实际业务的交流,共同探讨新时代发展目标对能源投资的影响,展望未来能源转型带来的金融投资变革,以及在新时代新背景下清洁能源投资所面临的机会与挑战。而“一带一路”倡议也是业内人士与专家关注的重要焦点,论坛上,大家也就如何打造绿色“一带一路”展开了讨论。

相关部门表示,国内中小型企业“走出去”将得到资金等方面的更多支持。

论坛上,联合国项目事务署中国首席代表罗响就全球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进行了介绍。据了解,今年以来,全球在可再生能源和环保领域的投资占比很大,尤其是“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对新能源的采购量也相当可观。比如,巴基斯坦加大了对太阳能电池的采购力度;斯里兰卡新采购的太阳能电站价值3.5亿美元;尼泊尔地震后的配套重建工程和医疗中心等都优先考虑了分布式能源的配置。

除了亚洲以外,风电、地热资源丰富的非洲也是清洁能源腾飞之地,大量新能源工程服务在联合国对外援助系统也越来越重要。

联合国非常关注各国绿色发展情况。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说:“联合国sbg(可持续发展目标)一共150多项,有80多项都跟环境、生态、社区、包容发展有关,也跟气候变化《巴黎协定》挂钩起来,这也是要持续关注碳排放的原因。”

罗响表示:“我们每年在全球实施超过一千多个项目,其中20%与气候、环境、能源相关。我认为在‘一带一路’倡议下,未来的商业机会将在三个方面比较集中:一是清洁能源,第二是工程服务,第三是交钥匙工程。”

罗响介绍说,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对清洁能源需求最集中的首先是亚洲几个国家,排名前六位的分别是阿富汗、印尼、菲律宾、孟加拉国、印度和伊朗。中东地区的清洁能源需求集中在沙特、巴林、阿曼和卡塔尔;非洲则集中在埃塞俄比亚、南非和肯尼亚。究其原因,这其中一些国家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比较薄弱,这就为大量的分布式能源提供了机会。“这些国家和地区可以一家一户、一个社区、一个组织单位独立使用分布式能源。”罗响表示,部分国家更是出于国情,对煤炭兴趣不大,即便是清洁煤。

这种情况为国内主要从事清洁能源业务的能源企业创造了大量“走出去”机会。

罗响介绍说,联合国非常欢迎中小企业加入到清洁能源的投资建设中来。他说:“国内很多企业想当然地认为:我们不是大公司,也不是国际顶尖的品牌,‘走出去’是很困难的。实际不是这样的。”他的观点是,中小型企业更具有价格的竞争优势,方式比较灵活,服务也更加精细。“我个人认为中小型企业更有基础。现在联合国系统要求30%以上的合同必须交付中小企业完成,目的就是拉动中小业务的供货量。举例来说,印度的农村市场就为国内中小企业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査道炯认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一定要有自信。他表示:“‘一带一路’的基本思想一定是对的,这不是扶贫,但是有利于减贫,有利于以人为本的发展。中国一直在致力于‘减贫’,公众是看在眼里的。因此中国企业要对自己做的事情有信心。”

査道炯表示,国内民资企业“走出去”要形成合力,这需要“商会”起到应有的作用。“国内民企相对来说比较分散,我们应该通过商会的方式,要应对摸黑、集体谈判,才能把事情做好。”

杨富强认为,中国的商会组织在“走出去”过程中也将发挥很大的作用。他也指出,目前中国的商会组织还缺少经费和人员的支持,这些都需要政府来助力。“中国的商会组织走出去好处非常多,第一,他们深入民间,能够了解到当地老百姓所想;第二,为我们对外人才的培养也积累了经验。所以我认为围绕 ‘一带一路’建设,要支持中国企业走出去,帮助企业了解当地的文化、环境和需求;中国商会组织也要监督自己的企业,这样可以相辅相成。”杨富强说。

在“走出去”过程中,企业面临着诸多风险和挑战。对此,罗响提醒企业管理者,在对外投资清洁能源项目时,要记住机遇与挑战并存。“大蛋糕里面也有小石头,一口咬下去也会硌掉牙齿。所以要跟专业的人做靠谱的事。”罗响说。

査道炯则从地缘政治方面谈到了需要应对的风险。他认为对外进行能源投资时显然有政治、财务和其他的风险,在投资前要对这个国家政治环境、经济状况、人文及技术情况进行充分调查,项目开工后也要随时关注当地政府的政策变动、优惠措施、法律法规等。“企业一定要做好境外政治风险调查,应对风险是企业自己的事而不是政府的事。政府只是搭桥,戏怎么唱是企业的问题。商业行为是短期的,要清醒认识到,一个国家的社会外资来源是非常多的,不光是中资。很多投资方都在竞争,而且选择是双向的。”査道炯说。

不久前,国际金融论坛与英国《中央银行》杂志合作,对来自“一带一路”参与国家和地区的26个央行进行了调查,受访央行一致认为,资金筹措是本国“一带一路”项目发展的最大障碍之一。

针对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罗响表示联合国可以提供一定的帮助。“中国很多企业走出去时会碰到资金问题,比如在参与国际大型电站的竞标时常常希望能由联合国提供支持。现在,联合国可以安排亚投行,中拉、中非产能基金的合作谈判。最近,我们也与伊斯兰发展银行等签署了合作关系,可以为企业提供金融方面的支持。”

商务部投资促进局清洁能源和新材料产业负责人廖爽表示,我国政府部门会对企业“走出去”融资提供更多的支持。谈到相关措施,廖爽表示商务部正尝试建立抓手,与国家能源局合作成立新能源海外发展联盟,包括国内大的央企、民营企业和龙头企业都在机制范围内,新机制会定期协调行业内的资源和国际资源、境外行业主管机构和财团,甚至于实现商业化运作。

廖爽介绍说:“商务部相关司局正尝试成立一个抓手,例如欧亚产业基金,该基金针对上合组织成员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与进出口银行一起注资然后市场化运作。”

虽然只是一个投资促进部门不是直接的政策制定者,但是廖爽表示他们也会协调企业去当地争取利益最大化和政策最大化的支持。“其中包括与当地营销商的合作,定期把企业推介给当地的主管部门和项目业主,基本上是一事一议,争取到政策最大化是最好的。”廖爽说。

申慱sunbet菲律宾

© Copyright 2018-2019 kiberostudio.com 跳马白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