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跳马白炼网>财经>新大正物业冲击IPO的背后:一场涉黑资产的漂白与救赎

新大正物业冲击IPO的背后:一场涉黑资产的漂白与救赎

2019-12-02 12:21:43
阅读量:1362

 

十年前,在中国最年轻的直辖市重庆,一场轰动性的国内外“反三合会”行动曾引发一场风暴。

相关部门数据显示,截至2010年1月,重庆市打击犯罪、消除邪恶专项行动共抓获犯罪、邪恶人员3193人,冻结、扣押、查封涉案资产21.746亿元。

在那些日子里,被称为重庆“黑老板”的自然人就像这场“风暴”一样陷入了“扫荡”。

2010年2月,马当因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组织卖淫、销售和运输毒品、贿赂、故意伤害、故意销毁会计文件、赌博、虚假资本登记、贿赂单位和非法拘留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3年1月25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马当的无期徒刑减为20年有期徒刑。

除了“黑老板”的头衔之外,马当还一度拥有公众身份——重庆大正集团董事长。

在当时的重庆,尤其是在老城区解放北路闹市区的“马路”上,马当的名字更是家喻户晓。在街房北旁边的城市广场上,这是当时重庆十大标志性建筑之一,是马当名下的房产。离城市广场几百米远的重庆大世界酒店也属于这个传奇人物。

花开花落,花开花落。

在过去的十年里,杰方贝的商业圈一直保持繁荣,但对马当来说,情况早已不同。

正当黑白风暴和马当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被重庆街头巷尾的麻辣火锅遗忘的时候。

2019年9月26日,重庆新大正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大正地产”)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将很快接受证监会发展审查委员会的审查,向国内资本市场大门发起最后冲刺。

已经入狱近10年的马当是ipo公司的创始人。

作为当年的“黑”资产,公司前身为重庆大正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正物业”),是“黑老板”马当资本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

尽管马当的股份已经被国家没收并拍卖掉,但与马当一起创业的“兄弟”并没有让股份半途而废。马当入狱后,马当曾经最信任、最喜爱的下属、大正地产的“二当家”王选继续高举振兴资产的旗帜。

现在,马当即将面临他刑期的一半,在他的名字上加上“新”一词,试图与过去隔绝的新大正房产也在等待其成功上市的“亮点时刻”。

1)马当的“一会赢”和“万骨枯”

根据新大正物业的相关ipo申请材料,其前身重庆大正物业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8年10月22日,大正房地产和大正购物中心分别出资50万元和100万元。

大正房地产和大正购物中心的实际控制人是马当。

2002年5月,大正商城和大正房地产分别将其股份转让给马当和王选,其中马当持有51%和王选持有49%。

王选现为新大正地产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

马当和王选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6年前的1993年。

当时,刚刚从重庆一家当地银行借了第一桶黄金的马当正准备在房地产行业做大生意。于是,大正房地产公司应运而生。曾在崇钢一中任教的王选,此时加入了新成立的房地产公司,并成为其副总经理。

多年后,王选作为“副手”和“二把手”企业的“二把手”,一直徘徊在马当及其行业和人民的圈子里。

说起马当的家族史,重庆也有很多传言。

马当,生于1954年,在朝天门码头附近的一条小巷子里长大。住在这里的大多数人是长江航运公司的雇员。马当的父亲是长江航运公司长江仪表厂的高级钳工。

与同龄人相比,马当从小就很大胆,他有很强的商业头脑。

有一段时间,他在重庆郊区当知青。他去乡下的地方盛产黄连。每次从农村回来,马当都会从农村带黄连回来,在城里悄悄地卖。该事件被发现,马当因“投机倒把”受到严厉惩罚。父亲多方寻找关系后,马当终于提前被调回长江仪器厂。

回到仪器厂工作的马当似乎没有停下来。他是工厂的买主。在计划经济时代,这使他成为许多网络的节点。因此,在此期间,他和仪器厂的领导开始赌博。凭借工作的便利,他遇到了四川仪器厂的邱姓厂长,为他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20世纪80年代初,马当利用自己在一家仪器厂的买方地位,获得一些电视机配额并转售。结果,他被判犯有“投机”罪。

出狱后谋生的马当(Ma Dang)在重庆出售四川仪器设备,原因是他与之前认识的四川仪器厂厂长邱先生关系密切,并很快开设了一家小型加工厂,帮助四川仪器厂加工零件。

许多年后,当马当成立大正集团时,退休厂长邱也被马当聘为顾问。

但是马当的真正财富来自他在20世纪90年代初涉足房地产。

1995年,它经营的第一个商业地产项目是重庆朝天门附近的大正购物中心。

虽然这个小加工厂已经赚了很多钱,但马当仍然缺乏资金来跨越房地产线。正好赶上上世纪90年代中期货币供应紧张,银行贷款成了最大的问题。

经过多年的经营,已经成为社会上多才多艺的马莉,在那个时候找到了新的女朋友。据说她的叔叔是重庆市高级检验局的领导。通过这个人,马当认识了农业银行的高级管理层(3.470,0.00,0.00%),并向农业银行借了500万元,成为马立及其房地产业务的启动资金。

1998年,马当投资了第二个商业地产项目,该项目已经是重庆十大地标之一——重庆解放碑旁的城市广场。

接下来,聪明的马当又借了3亿元人民币来接管毗邻城市广场的重庆大世界酒店。酒店最初是由香港商人建造的,但香港商人撤资给了马当机会。

随后,马当正式成立了大正购物中心集团10多家全资企业,涉及物业管理和房地产开发。

而现在即将到来的ipo的主角——新大正地产,就在这个时候诞生了。

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精通政府和商业的马当徘徊在重庆的黑人和白人之间。一方面,他有足够的财力和物力来挥霍。另一方面,他有长袖舞蹈的社交技巧。在重庆,“袍哥文化”受到公众的高度尊重,他很快被视为当地的恶霸。

大约在2000年,自然人陈明亮的出现加速并改变了命运罗盘的方向。

陈明亮比马当小三岁,是长江仪器厂的一名员工。虽然我认识他很多年了,但自从马当离职后,我就没怎么和他联系过。直到2000年,收购重庆大世界酒店后,马当在众多酒店、房产等资产的帮助下,突然涉足当年蓬勃发展的夜总会行业,成立了大世界云梦阁夜总会,从此开始涉足“色情”。

后来,接近马当的人说,马当参与夜总会与陈明亮有直接关系。

早在1989年,陈明亮就与黑社会组织建立了他的第一个娱乐场所,并开始从重庆街头收集小混混供自己使用。经过密集招聘,陈明亮涉足当时利润最高的房地产行业。

2001年,当他们再次遇到因大世界酒店装修而涉足装饰行业的陈明亮时,他们一拍即合,决定入股大世界夜总会,马当持有51%的股份,陈明亮等人持有其余股份。这就是大世界云梦阁夜总会,在接下来的十年里,它以“黑名”而臭名昭著。

从此,马当作为合法商人的发展道路似乎已经结束。马当和陈明亮被认为是重庆最大的黑社会,而陈明亮在黑社会中被称为“大哥”,马当被称为“马可”。

根据法院后来查明的事实,马当、陈明亮等人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多次组织多人卖淫,特别是情节严重的,组织数十名内地民营企业家在澳门赌博,非法获得代码交换佣金(代码清洗费),总额58,813,035港元;庇护贩毒、贩毒、运输,共计8886.8克;;贿赂国家工作人员,情节特别严重的;庇护因其成员第二次故意伤害造成三人重伤的犯罪行为;追回赌债、非法拘禁他人等。

还有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2003年,马当涉足夜总会后不久,马当还发起成立了一家名为重庆大正造型艺术有限公司的造型公司,在其旗下,马当组建了一个名为大正时装(Dazheng Fashion)的模特团队,这也是重庆第一个专业模特团队。

在重庆一些当地商人的记忆中,马当曾经频繁往来于北京和重庆之间,与许多领导人关系良好,这个模特团队经常受邀陪伴他。

在这个模型公司中,马当持有25%的股份,而目前正在申请ipo的新达正地产董事长王选,与马当作为最大股东持有相同的25%股份。

2)第二任丈夫的“救赎”

2009年6月初的一个下午,马当的“黑老板”梦想彻底破灭了。

那天,和陈明亮和其他老朋友打牌的马当被重庆警方逮捕。起初,他们认为这只是像赌博这样的小事,他们不在乎是否有一把“雨伞”。他们认为这一次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像以前一样多次,几天后就发布了。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在此后一段时间内震惊全国的重庆镇压,开始达到高潮并蓬勃蔓延。

马当被判无期徒刑,他的资产被没收。

当时,在其控制下的大正集团也想驱散鸟类和动物。

此时,马当的得力部下王选侥幸逃脱了灾难,这也使得大正房产得以继续保存。

2010年7月,根据重庆证券交易所的公告,在马当被判刑后,他被没收的资产被拍卖,总价为6.27亿元,其中包括他在大正地产34.055%的股份。

然而,对于这一系列资产,由于一些敏感问题,如与黑人相关的问题,当时没有人敢问,上市也多次失败。

直到2015年8月,五年后,在马当手下的前右“助手”王选的领导和努力下,马当对大正房产的所有权终于成功回归。王选以4454.24万元的挂牌价格由自然人李茂顺、陈建华通过拍卖方式购买,其中3000万元是从大正房产借来的。

虽然马当在大正地产的名义持股为34.055%,但法院裁定,原马当34.055%的持股中有9.055%是虚构的,不属于其资产,因此持股比例实际为25%。

根据该上市价格,2015年8月,大正房产的价值仅为1.78亿英镑。

一年后,2016年6月,大正地产启动了股份制改革,这也开启了上市之路。

根据新大正地产的ipo申请,计划发行1791万股,并计划投资企业信息化建设等5个项目,约需4.994亿元。

从大正房产到更名为新大正房产,“新”一词既有重生的希望,也有改革的意图。然而,在山城经营了18年的大正地产集团(Dazheng Property Group)的名字却高居榜首,这显然有着更深、更不同的目的。

这个名字可能是“新”的,但大正房产的大部分人都是老人,一些股东是卷入“重庆最大黑社会”麻当案的人。

根据新大正房产招股说明书(申请稿),自然人唐炳生持有50万股,成为第十大自然人股东。

在2010年重庆镇压中,唐炳生被认定为黑社会组织的积极参与者。根据法院后来的案件,唐炳生在口头询问马当和陈明亮后,指示胡群耀、张魏莹等人销毁云梦阁夜总会运营期间该团伙的所有凭证。2008年1月29日,唐炳生向马当请示,并受他人指示销毁凭证。

如果新大正地产的1791万股股票以4.944亿元的价格发行,那么首次公开募股的价格将在27.8元左右。根据这一计算,唐炳生的50万股票市场价值近1500万英镑,不考虑二级市场的溢价。

2019年,“黑老板”马当入狱已有十年,从无期徒刑到20年有期徒刑,再到连续减刑机会。也许他会在几年内重返社会。

在许多香港电影中,黑帮老大出狱后在江湖上势力强大的场景不止一次被拍摄下来:几个黑帮小弟列队欢迎他们再次登上人生的巅峰,或者当年因为利益问题与“高官”闹翻而再次爆发江湖冲突,或者“人走得早茶凉”,感叹“廉颇老了”,伤心地回首往事,落寞而终。

也许在那个时候,新大正地产应该已经成功上市,成为中国资本市场的上市公司之一。过去一起创业的追随者也从二级市场获得资本溢价。

这让人们不禁要问,这位重庆前“黑老板”来的时候会有什么等待。

(编辑:赵金波)

陕西11选5 天津快乐十分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kiberostudio.com 跳马白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