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跳马白炼网>科技>阿基米德CEO王海滨:网络时代声音传播的商业模式

阿基米德CEO王海滨:网络时代声音传播的商业模式

2019-11-25 16:53:10
阅读量:3619

 

阿基米德传媒首席执行官王海滨以“网络时代声音传播的商业模式”为主题,与观众分享了他对传统媒体转型的理解。腾讯传媒研究所已将部分内容编辑成草案,具体内容如下。

广播是一种线性媒体。按每天24小时计算,8个无线电台为8×24小时,12个无线电台为12×24小时。这些数据,加上广告广播的国家标准,是每小时12分钟。一旦你得到了广告发布价格,你就可以很容易地估计出一个城市广播电台的年收入峰值。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到来,你会意识到广播是一个有上限的行业。因此,我们的转变不仅是为了应对衰落,也是为了开拓想象力。

移动互联网对媒体的影响与“成群结队的士兵在一座木桥上行进”有很大关系。

各行各业都会寻找新媒体,每个人都会同时找到手机。当手机屏幕上加载了各种功能,如外卖、出租车、音频和视频时,原本截然不同的行业以同样的速度变成了一场“时间大战”。决定结果的是有多少人在你的应用上花了多少时间。今年上半年,人们在手机屏幕上的平均时间是358分钟,与去年的下降相比,这在理论上接近极限。

因此,今天媒体转型面临的所有竞争不是来自彼此,而是来自微信、头条和阿里等强大的“时间战争”。

我们不能误判,不能把媒体报道等同于网络覆盖,不能把终端再造等同于内容增强,不能把库存优势等同于产品优势。我们希望在应用程序开发出来后,传统媒体时代的忠实用户会来下载它。然而,这种股票优势实际上是你的上限,一周可以收获20万用户。然而,你会发现在接下来的一个半月里,可能会有20万用户。这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

什么是理想的媒体生态?

也就是说,你能否满足绝大多数用户的个性化需求。

例如,整个广播行业有2800个广播电台。新闻信息年产量140万小时,广播剧年产量20万小时,综艺节目年产量200万小时,专题节目200万小时。

这一行业数据与两种互联网产品进行了比较:今天的头条在2018年发布了1.6亿篇文章和1.5亿段视频,微信公众在第一季度每月发送1.07亿篇文章。

当你比较这两组数字时,你会明白,无论一个媒体空间有多少挣扎和突破,都没有办法实现质的变化。这种质的变化是“数量”,一个是内容的数量,另一个是用户的数量。

所以直到今天,我最大的灵感是:

当传统媒体正在转型时,应更多地考虑在整个行业或分部门形成共识和联合力量以应对新媒体的影响或用户需求的可能性。

传统的广播电视媒体仍然拥有强大的覆盖面、优秀的主播群体和多点接触的机会。人群的联结能力和社会动员能力仍然是传统媒体的力量标准。我们需要提高我们实时服务于大量用户个性化内容需求的能力。

在媒体转型的过程中,整个传播机制发生了重大变化。有两点我们必须注意:

首先是内容共享机制。过去,媒体传播提供“我认为你应该看到的”,但现在人们更多地关注“我想看到的”。

在以“我”为核心的前提下,每一个内容的分享都是根据用户自己的需求来完成的,事物的传播成为一种以“用户”为核心的分享机制:所有的内容都应该考虑与我有多相关,与我的朋友圈分享后会带来什么好处。只有当足够多的用户成为信息传播链中的志愿者,这种信息才能爆发和分裂。

这是一种基于技术的通信机制。过去的覆盖通信不同于今天的触摸通信。这里的触摸交流是由用户发起的裂变触摸交流,因为用户肖像使我们能够了解每个用户的需求,而技术能力已经成为测试媒体转型的核心能力。

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任何平台或媒体技术,这是专门为传统媒体转型的需要而设计的,所以我们一直在思考媒体需要什么样的技术。

这种自动化体现在我们自动重建音频的能力上。一小时的内容会根据不同的主题和不同的算法自动分割。我们反复做语调分析和机器学习。这个过程不仅需要拆分,还需要标签、标题、摘要等。所有这些都是通过算法完成的。这种能力可以使广播获得大量短音频生产能力。

如果媒体失去了在整个网络上捕捉新闻信息趋势的能力,那么这种转变就没有任何价值。我们希望这种转变将使我们能够积极制定议程,并引导舆论的趋势和发展。但是如果你不知道整个网络和社会的公众意见,就很难制定议程。我们将明确定义自己的数据范围,确定自己的工作目标,并确保尽快找到突破。只要数据完成,这将是一个很好的障碍,我们将坚持下去。

这是任何媒体在转型过程中都必须关注的一个领域。现在蝙蝠越来越像水、电和煤炭基础设施。用户不太可能想再次与英美烟草竞争。我们今天所说的“强大的媒体”实际上可以归结为一句话:你的内容能在任何地方、任何时间、以任何方式被任何用户接收吗?

因此,我们希望所有媒体的内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到达多个端口。除了微信和头条,还有发言者。

扬声器去年售出了2000多万台,今年可以达到6000万到1亿台。它们已经成为家庭必不可少的入口。从语音唤醒到语音消费,谁将占据这个港口?

第二个是汽车终点站。国产汽车的屏幕非常夸张。前挡风玻璃连接时,最大的屏幕可以从驾驶员座椅到副驾驶座椅。将来,当调频模块退出汽车时,我们将考虑如何占据这个屏幕。

有更多的智能住宅。我见过一个智能家居模型。推门进去是声音唤醒。从客厅到卧室和卫生间,人们可以使用不同的音乐。厕所里还有一个特殊的玻璃屏幕,可以用来对话、调试和播放音乐...

当消费场景被无限期刺激时,你的输出能力尤为重要。

在当前的音频市场中,人们在不同的家庭空间和时间消费不同的音频内容。

换句话说,每个人在不同的时间对不同的场景有不同的内容要求。如果你想把它推给他,这就需要用户有画画的能力。

现在,我不再擅长听100个高质量的音频和其他用户,而是在了解用户后积极推动。我们必须拥有这种能力,并努力拥有它。

这是当今媒体必须具备的技术能力。

媒体是否还有机会通过更强大的内容和高质量的内容制作团队重获我们的市场份额?

这不太可能。

我们必须通过解构整个行业的内容,在由算法和数据形成的用户的洞察下,构建一个强大的ugc生产平台。

这个传播过程就是现代互联网社会的传播。这种传播变得更加技术性。我们不能回避技术在整个媒体改革中的作用。

无论媒体转型的内容或技术如何,网络时代语音传输的商业模式是什么?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我。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不仅是声音传播的商业模式,而且整个移动互联网的商业模式与传统媒体完全不同。

今天,移动互联网最终目标的多样性也给媒体带来了非常重要的干扰。我们看到猪身上有太多羊毛。虽然我们理解它,但我们自己做不到。

我们过去注重经济。以上海广播电台为例。今年,我们可以完成超过50亿的收入。这是300多个广播节目或12个频道的总和。最高的项目产生2亿英镑的收入。剩下的2/3是由剩下的299个项目赚取的,其中10%赚钱,90%不赚钱。

正如我们从一开始就说过的,这是注意力有上限的经济实现。

然而,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是一种交通经济。交通经济和注意力经济的区别在于,如果你的交通量少于1亿,基本兑现效率很低。交通量的兑现只存在于巴特手中。媒体是如何做到的?

这里面没有多少答案。在多年的改革中,广播电台一直在做各种尝试。例如,我们已经进行了几次电子商务,但是每次都失败了,因为流量转换非常困难。

或许我们可以提出一个概念——信任能成为传统媒体或子领域的新价值标准吗?不仅仅是arpu值。

从这个角度来看,移动互联网(mobile互联网)一直在努力寻找一种方法,比如科尔和科科,来捕捉某个领域中最值得信赖的人,实现低流量转换效率。

信任领域的信任程度仍然存在于机构媒体中——成千上万的节目主持人。

在我们新的转变过程中,如何形成用户信任价值的良性转变,让品牌在这里认识到我们的价值,是我们在未来商业模式中必须考虑的一点。

从“广播”到“音频”,互联网不仅改变了名词的区别,也改变了除公众认知之外的行业性质。

除了模式、过程和机制之外,还有难以改革广播网络的员工思维方式。

我们需要认识到,转型是一场能力革命,而不是平台革命。让算法+数据取代应用作为转型的起点,找到行业的技术方向,避免广播成为互联网技术的边缘产业。

作者:王海滨,阿基米德的首席执行官。微信公众号:腾讯媒体研究所

这篇文章最初是由@腾讯媒体研究所发表的。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允许禁止复制。

主题地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广东快乐十分 广西快3投注 广东快乐十分app 新疆11选5

© Copyright 2018-2019 kiberostudio.com 跳马白炼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